返生香

西海中洲上有大树,芳华香数百里,名为返魂,亦名返生香。

南极体质,掉落随缘

[SD/南三]敗れし少年の歌へる

本文基调极颓,尽情抒发了我对教练的怨念(划掉)

时间线混乱,拙劣意识流,依旧无剧情无人物无CP……总之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啥。


 -----------

夜晚被层层乌云覆盖,

却从中闪耀出星星的光辉。

——宫泽贤治《败北少年之歌》


“我的字典里没有‘失败’两个字!说了快去帮我挡拆,大猩猩!”

“那你买的字典一定是盗版。谁要听你的啊!自大狂!”


失败吗?

似乎触碰了什么开关一样,重回队伍时,失败再也不那么遥不可及。一路有惊无险地进了县大会决赛圈,三年前连姓名长相都记不清的对手,自以为穿上了翔阳...

[流三]木漏日(3)

前文 (1) (2)

流川坐在屋子里喝咖啡,三井抱着作业去找木暮,时间不早,他也不好意思再让木暮等,自己的功课白得像刚入部时樱木的技术,流川的倒是写得满满当当,没有对木暮解释什么,或者本不需解释,木暮什么都懂。

在走廊和木暮漫无边际聊了一阵,道过晚安回房,推门发现流川已经睡着了。 

桌上放着两杯咖啡,一杯已经空了。三井愤愤地想现在假冒伪劣产品真多,有关部门也不管管,连咖啡喝了都能马上睡着,这个世界的运转恐怕哪里出了问题。就这么忧国忧民了一阵,他觉得有点口渴,想着反正看流川那个样子,喝了也不怕失眠,于是他将剩下一杯一饮而尽。

然后他就失眠了。

睡前为了防止...

[流三]木漏日(2)

前文 (1)

二人一骑撞上卡车然后揪他的头发一起飞了出去,四舍五入下来也算生死与共;被狂怒的赤木追罚,自不必说是患难之交;再算上定番一样的1on1,更多了一层棋逢对手的惺惺相惜——两周后,流川才发现他们的生死与共、患难之交和惺惺相惜,在静冈合宿后居然如此不堪一击。

流川挠头,他想起早上醒来时,学长已经收拾停当——当时学长好像收拾得太停当了,他那边的地上只有拉链大敞的旅行包,被翻出来又笨拙地叠好的几件衣服,和随意堆在一旁的湘北长袖运动服,对了,被子呢,学长那一半的榻榻米上似乎没有被子,再想想自己昨夜睡得格外温暖、格外踏实,格外……厚重?是了早上还愣了一下为什么自己会有两床被子……原...

[流三]木漏日(1)

真的傻白甜。

不过写的过程确实治愈了自己w

----------------

三井刚升入三年级时,湘北校规突然增加了一条——禁止在任何情况下殴打老师。

那时“贵为”三年级不良少年老大的三井,不屑地想这条校规的唯一作用大概是教人认字——学校里再嚣张的学生至多是出言不逊,哪有真打老师的——直到他此刻坐在静冈旅馆的榻榻米上,捂着被揍得生疼的脑袋怀疑人生。

而那个罪魁祸首,正紧紧裹着被子,蜷在他腿边睡得正香,密而黑的睫毛轻轻颤动,温柔地在眼下投下一片温柔宁谧的影子。 

昏黄的灯光,静谧的夏夜,隐约的蝉鸣,安静睡着的美少年——若单单截出画面来看简直要令人生出几分岁月静好之叹了。 ...

[SD][宫三]Departure(宫城生贺)

良亲生日快乐。三次元太虐没空写,一个半小时摸出来的点心文。
漫画里8月1日去的广岛,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是良亲生日第二天啊!

***
明天就要去广岛了,下午的训练比平时轻了很多,都是些基础练习,还提前两小时散场,众人围成一圈,赤木伸出手,其他人旋即搭了上去,手心手背传来的温热汇集成力度重重压下,化为掷地有声的口号——
“我们是最强的!”
大战在即,夹杂着紧张和兴奋的空气弥漫在更衣室里,似乎能听见血液沸腾的声音。宫城慢慢地收拾着东西,要带去广岛的,一样一样地看和想,他看到赤木和木暮并肩走出更衣室,木暮的眼镜片藏不住喜色,神采飞扬地拉着赤木说个不停,樱木对着水龙头猛灌,带着一脸水珠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在樱木军团的簇...

【虞翻→孙策】桂宫

《青山独往》番外,私设如山,请作为平行世界食用。


-------

雨很大,下得白昼仿佛黄昏,密密匝匝的雨线织成天罗地网,将这一方本不大的世界困在其中,虞翻坐在榻上,左腿盘起,右腿随意地伸着,后世箕踞长松白眼世上的风度在那个时候还没有流行,下属看了一眼,连忙收回了目光,敛容躬身,从怀中取出密函。

割开蜡封,碎屑扑簌簌地掉了满襟,虞翻抖开被密密缄封的白绢,黑字带来的消息足以让江东天翻地覆,却仍不足虞翻皱一下眉。他面无表情地把白绢揉成一团,随手往榻上一扔,对送信的人挥挥手,命他下去。

虞翻的轻描淡写让下属反而生出了几分犹疑,他本垂手低眉侍立一旁,此刻忍不住抬起了头,眼中这位会...

【SD/宫三】Captain

宫三日快乐www

有轻微流三暗示注意

三次元的消沉果然只能靠时泪冷CP治愈虽然写完也不知所云


=========

和优等生云集的海南翔阳篮球部不同,湘北向来以问题儿童军团闻名县内,一个前前MVP前不良现为老不尊的三年级前辈,一个除了睡觉和篮球万事不关心的球队王牌,一个时刻在不定时炸弹和救世主之间徘徊的自封天才,还有一个……不对,还有一个就是他自己。

IH后回到湘北,糖和鞭子同时引退,怎样管住这帮人成了新队长宫城最大的问题。

没有赤木的威压,自己靠什么,学长的身份?一年级的那两个,一个从来没把自己摆到后辈的位置,一个虽然清醒时礼数周全却无口无心无表情……何况上面还有个三年级的...

穆奥本《Dive into Your Fate》无料配布

鉴于我们敬爱的主催的忙碌和拖延,lof终于要实名了……

只好由早先屈从lof的我来代发

总而言之,为了防止闪四打脸(不是),我们先作一个无料配布。下载链接在子博,密码是奥瓜生日七曜历年月日八位(为了确定这个日子主催大人说她开着空轨转了好久……)

(话说4月1号这样伟大的日子谁会忘了!)

最后,自印自high请随意,商用严禁。祝大家阅读愉快=w= 

无料配布在这里


[SD/花藤]Teens

给导弹君《youth》的番外。

时泪冷cp,被上周那个脑洞戳到冲动而成,不过熟悉我多年的人应该都知道我是为哪句话写的2333


-------------


威斯敏斯特钟声曲响起,温和悠扬的曲调轻柔地敲碎了薄薄的梦,花形睁开眼,高大的身材趴在狭小的桌椅间本就难受,起身时身体僵硬,几乎能听见零件咬合的声音,他艰难抬起被压得酸麻的手臂,揉揉眼睛,然后在桌面上摸索着眼镜,睡眠带来的朦胧和近视混在一起,眼前一片雾气。

下意识地看向左前方,隔着一条走道一排座位的地方,他在雾气中看到两团影子。

“可是,昨天你们表现得真的很好呀,藤真同学。”

鼻梁感受到熟悉的镜框重量,视线骤然清...

给导弹君 @一击脱离 脑洞的repo


人人都爱监督桑。

人人都虐监督桑。

监督桑在原著里,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形象,辉煌的队伍、肝胆相照的队友、最值得尊敬也最理解自己的对手,板凳上是冷静理智的教练,上场却是聪明果敢的队长,更何况还有秒杀一众角色的神奈川第一神颜(划掉)。

但如果抛开这些,却不难发现监督桑也是最无奈的人物。

他拥有以上种种耀眼的光环,可是常胜的桂冠一直属于海南,有伟大的对手固然是人生幸事,然而对手太伟大以至于三年都无法超越。没有教练的球队,使他永远只能发挥一半身份,场下则失之战力,场上又失之指导。

上帝给了他人和,却不肯赐他天时地利。

所以你看,...

©返生香 | Powered by LOFTER